【與繼父間那像蜜一樣甜的奸情】

2018-07-14 00:36:27
熱度:加載中 13

1我之所以會住在那里,因為媽媽嫁給了現在的繼父,是什么機緣使他們二人結合的,我并不了解。
  我只知道他比母親還要小兩歲,而且剛開始,我覺得他有點女性化,所以我并不十分喜歡他。
  母親為何帶著孩子改嫁,又還要忍受一個娘娘腔的男人,這件事也令人不解。
  但是,事實是繼父無法抗拒母親的美色而娶她的。
  繼父他看上死了丈夫的母親她頗具姿色,所以就央人來提了好幾次親,當然也還有其他的追求者。
  但是,因為已逝的父親很窮,所以母親堅持再嫁的對象必須要有房子而且沒有孩子的男人。
  因此母親才嫁給了具備這些條件的繼父,這些對我而言也沒什么值得開心的。
  母親及繼父都希望已經高中畢業的我留在家里學習做家事。
  聽媽媽說,繼父在一家專做女性內衣褲的公司擔任設計課的股長職務,而且他每個月的薪水豐富的足以養活我與媽媽。
  更何況我們住的是自己的房子,所以也就沒有租金的支出,因此我們的生活就更充裕了。
  自從父親去世后就一直工作到目前的母親,終于因為再婚而找到自己安適的第二春,從此以后再也不用為生活而奔波了。
  雖然說生活已經有了著落,但媽媽并未因此而放棄目前的工作,而且她公司也希望她婚后能再像婚前一樣的來公司繼續服務。
  有的時候,媽媽會去遠一點的地方出差而不在家好幾天,這時候我就必須負責準備繼父與我的三餐,并代替媽媽做好應做的家事。
  盡管媽媽不在,繼父也像平時那樣對我,甚至于對我更好。
  就那樣有一天…媽媽因為出差晚上不在家。令人意外的是外面正吹打著不應屬于這季節的暴風雨,在二樓的我害怕的無法入睡,所以就跑到樓下繼父的寢室去了。
  無疑的他是我的繼父,我想他對我這就像自己女兒一樣的我應該不會有邪念才對,而且我住在這里也有一段時間了,也沒有看見他有做過什么不好的事。
  而且比起以上的疑慮,我覺得暴風雨要可怕的多了。
  我在繼父的身上放了寢具。
  此時繼父正準備睡覺,瞇著眼睛看著我的樣子。
  「爸爸對不起!實在不該這么打擾你…」「怎么這樣說呢!自己的女兒跟爸爸睡在同一間屋子里是應該的呀!」我實在感覺不出小眼睛的繼父臉上有任何不高興的神情。
  「那么…爸爸請休息吧!」我鋪好了寢具后,這樣的對繼父說,說完后我就迅速地鉆入棉被中躺著。
  可能對繼父而言,這是他第一次跟我躺在一起睡覺,所以看起來他似乎很難入眠。
  他翻了好幾次身,我也因為暴風雨的聲音實在太大而怕得鉆在棉被里,遲遲無法睡著。
  那時隨著一陣強風的吹過,傳來了啪答的聲音,好像是什么掉落了。
  「好像是哪里被風吹壞了,我去看看。」繼父他一邊說著一邊快步的走出房間,爬上二樓去檢視,大約過了四、五分鐘才回來。
  「沒什么,是門的聲音,京子…我…我的手弄黑了…」大概是因為風吹落了許多的灰塵吧。
  「京子你最近都做飯給我吃,很辛苦,你的手大概也變粗了不少吧!讓我看看。」說完就提起我的手,并緊緊的握住。
  「不…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粗,只是替爸爸你做做飯而已也沒…」我說著想將手抽回。
  繼父他先玩弄著我的小指頭,然后又仔細的看看我的手掌,突然他用力將我的指尖捏在一起而發出了「咻」的聲音。
  在一瞬間,我震了一下。
  「爸爸已經很晚了,睡吧!」我說著邊抽回自己的手,可是這一次卻怎么也抽不回來。
  「京子你有一雙美麗的手哦!跟你媽媽的大不相同。」「那里…媽媽才…」我話還沒說完,繼父他突然間侵近我的身旁,并將手放在我的肩上,他又將嘴靠近我的耳朵輕輕的說:「京子…今晚讓我抱著你睡吧!」這是何等充滿誘惑的話啊!我并未回答,只是一動也不動的看著繼父的臉。
  接著他又繼續的說:「京子好吧!…」我盡量不亂想,也許他只當我是一個普通的女人吧,我又想或許他只想藉著抱抱我,來表示他對我的好感吧!但是我還是這樣的想著。
  我像是一只見到蛇的青蛙一樣的受到了極大的驚嚇,我的心也噗通噗通的跳個不停。
  接著繼父他一步一步的抱緊我,然后將唇貼著我的唇,開始吻起我來。

重庆时时彩存在操控 捕鱼来了娱乐网站 攀钢钒钛股票最新公 北京11选5走势图带线 天津麻将机专卖 单双大小一波中特 北京pk拾6码技巧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删除 快乐8开奖结果查询 海王捕鱼论坛官网 棋牌娱乐送28